• '; } else{ document.getElementById(PLTS[cur1].portletId).innerHTML=response; } } catch(e){} var regx=new RegExp(']*?>([\\s\\S]*?)<\\/scr'+'ipt\\s*>|]*?\\/>','img'); var arr; while((arr = regx.exec(response)) != null){ if(arr.length){ if(arr.length >=2){ var regx2 = new RegExp("]*?\\bsrc=\\s*('[^>]*'|\"[^>]*\"|[\\S]*)\\s*\\/?>",'im'); var srcArr=regx2.exec(arr[0]); if(srcArr!=null){ var src= srcArr[1]; if(src){ if((src.charAt(0)=='"') || (src.charAt(0)=="'")){ src=src.substr(1,src.length-2); } loadScript(src); } } else{ execJavaScript(arr[1]); } } } } } cur1++; loadps(); } } function loadScript(s){ try{ var sc=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sc.type='text/javascript'; sc.language='javascript'; sc.src=s; document.body.appendChild(sc); }catch(e){} } function execJavaScript(s){ try{ var sc=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sc.type='text/javascript'; sc.language='javascript'; sc.text=s; document.body.appendChild(sc); }catch(e){} } window.onload=loadps;
    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紫罗兰之死——《读哈姆雷特有感》


           一朵初春的紫罗兰早熟而易凋,馥郁而不能持久,一分钟的芬芳和喜悦,如此而已。


           那种名为爱情的东西,刚刚萌芽之时,总是很美好。如同水中幻月,清辉洒下铺陈在湖面上,把幽深得足以溺死少女的深潭,装饰成可以照亮万物的光源。

           要不然,它用什么来欺骗那些躁动的心?


           哈姆雷特与奥菲利亚的故事,开端和所有令人羡慕的模板一样,通常被人们成为天作之合——一个是高贵英俊的王子,一个是纯洁美丽的贵女。

           他们之间的爱情发生,好像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日复一日的相处,少女出落得愈发动人,王子也有了男性独特的魅力。他们拥有着同样高贵的身份,同样优渥的生活,他们眼睛里看到的世界相差无几,他们有太多的话可以说,在交流中,年轻的心自然而然就近了一些,更近了一些。

           他们的往来没有被明令禁止,这是一种心照不宣的暗示,代表那些握着权柄的长辈们并不反对他们将来有可能的结合。

           情窦初开时,就那么自然而然地,他们成为了彼此相约探索伊甸园的最好人选。我不能说那样的爱情是虚假的,是皮相与皮相的吸引,是名利与名利之间的交换,相反,我想那时他们之间的爱情,是真挚而热烈的。

    如果他们的命运都按照所有人预想的轨迹走下去,这段爱情无疑是幸福而没有理由质疑的,但是很遗憾,他们的爱情在莎翁的眼中并不是需要保护的对象。为了用残忍的命运刀斧打磨哈姆雷特的形象,他的爱情也连同他的父亲一起停止了呼吸。

           但是爱情不会因此消失,它变成了没有温度的幽魂。

           再也没有重见天日的可能,却又不甘心就此隐没。


           哈姆雷特从众星捧月的王子变为了身份尴尬的遗孤,他的身份发生了剧变,随之改变的,是他此后所有人生。

           此时这根悬木已经开始倾斜,他们不再处于一种对等的状态。

           对于他的爱情来说,最致命的打击,来自于他们彼此的两位至亲。

           乔特鲁德和克劳迪斯之间迅速而又背德的结合,让哈姆雷特对女性彻底失去了希望。那一句在后世被古今中外的男性经常引用的女人啊,你的名字是脆弱!便是他在这样背景下的有感而发。

           因为脆弱,所以无法坚贞地面对自己的爱情与婚姻。

           因为脆弱,所以不择手段地想要找到一个新的庇护。

           因为脆弱,所以让自己的儿子处于了一个孤立无援的绝望之境。

           这大概是哈姆雷特口中,脆弱的意思。

           他像一只森林中的野兽一般,当他第一次被猎人的长矛刺穿皮肉时,他开始变得敏感,变得草木皆兵,变得对整个世界充满敌意,此时的他已经处于了极不理智的状态。


           然后他发现了奥菲利亚的欺骗。

           这是另外一把长矛,让他失去了对于外界所有信任,变得极端而疯狂。

           所以他对她说出去修道院吧!这样的话。他明明知道自己昔日爱慕的那个姑娘,她是多么地脆弱经不起风雨,可他还是用了最恶毒的语言,攻击着他曾想要保护的人。失望变成了愤怒,深爱变成了痛恨,这些化成了一把没有柄的利刃,他握着刀刺进奥菲利亚的胸膛,自己也鲜血淋漓。

           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不得不做。

           然后他与自己昔日的爱人站在了敌对面,很遗憾地,奥菲利亚没有选择与自己的情人勇敢地站在同一边。

           但谁也没有办法去责怪她。

    有时候两个选择才在我们面前,但不代表一定有一个是对的,她无法选择,谁都无法选择。


           波洛涅斯的死是最后一颗火星,点燃了那把烧毁奥菲利亚的大火。

           自己最心爱的情人,成为了杀死父亲的凶手。

           她想去恨,可她心中偏偏还有爱,可是她已不能去爱。

           所以她在退无可退的境地中,选择了逃避。逃避的代价是丢弃灵魂。

           然后失去了生命。

           她的一生美丽而轻薄,被命运之风裹挟着,任由它们将自己推来推去,却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她应当被同情,被呵护,被心疼,她被称为权利角逐之下的祭品。

           尽管她被誉为莎翁笔下最完美,最美丽的女性,但是在我看来,她的美丽没有力量。像是被编为花环的花朵,当她们离开枝桠的时候,美丽就变得空洞。

           她的勇气太少太少,少到全部贡献出来,都无法支撑她去拥抱她往日的爱人,无法支撑她去直面生活的残忍。

           在这一场旷日持久的狂风暴雨之中,所有人都迷失了自己,但风雨停下的时候,他们奄奄一息地回头去找,却发现不知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他们手中握着的爱情,早就已经遗落了,取而代之的,是命运强迫他们不得不拿起的武器。

           摊开曾紧紧相握的手,除了密密麻麻的伤疤,空空如也。

           没有人知道,在大幕落下时,他们的心中,怎样去看待这份感情?如果有重来的机会,他们又会如何选择?

           也没有人能够盖棺定论,究竟谁对谁错,谁爱得多一点,谁又爱得少一点。

           他们的爱情太过于脆弱,而横亘在他们之间的阻碍又过于强大。

           不知道为什么,人人都称赞的真爱,总是在为各种各样的磨难和诱惑让路。

           不止是哈姆雷特和奥菲利亚。


           爱情是什么?

           一朵初春的紫罗兰早熟而易凋,馥郁而不能持久,一分钟的芬芳和喜悦,如此而已。





    【小编手记】在强悍的命运之浪面前,爱情不过是一方注定要被打翻的小舟。

    【编辑】胡子雯

    【文章来源】中南民族大学双塔Daily原创





    周琦不敢出门见人| 法甲| 巴萨5-2胜瓦伦| 曼城2-3升班马| 社保| 利文斯顿退役| 三峡坝区神秘动物| 微信又内测新版本| 法甲| 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