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else{ document.getElementById(PLTS[cur1].portletId).innerHTML=response; } } catch(e){} var regx=new RegExp(']*?>([\\s\\S]*?)<\\/scr'+'ipt\\s*>|]*?\\/>','img'); var arr; while((arr = regx.exec(response)) != null){ if(arr.length){ if(arr.length >=2){ var regx2 = new RegExp("]*?\\bsrc=\\s*('[^>]*'|\"[^>]*\"|[\\S]*)\\s*\\/?>",'im'); var srcArr=regx2.exec(arr[0]); if(srcArr!=null){ var src= srcArr[1]; if(src){ if((src.charAt(0)=='"') || (src.charAt(0)=="'")){ src=src.substr(1,src.length-2); } loadScript(src); } } else{ execJavaScript(arr[1]); } } } } } cur1++; loadps(); } } function loadScript(s){ try{ var sc=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sc.type='text/javascript'; sc.language='javascript'; sc.src=s; document.body.appendChild(sc); }catch(e){} } function execJavaScript(s){ try{ var sc=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sc.type='text/javascript'; sc.language='javascript'; sc.text=s; document.body.appendChild(sc); }catch(e){} } window.onload=loadps;
    当前位置:首页  书卷沉香

    雅俗共赏柳耆卿

           古来文人,皆有傲骨,阳春白雪,歌风颂月,宛若谪仙人,不染一丝尘,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胸怀鸿鹄之志,心系天下苍生。

           真是如此吗?

          他们大多数在勾栏之地倚红偎翠,可没有几人愿意承认,反而还要说人家是“一双玉腕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渴望入朝为官,却又痛批官场黑暗,不屑与世俗为伍。他们自诩傲骨天成,阳春白雪,却自负自大,自怜自艾。他们活得受人艳羡,却唯独缺少真实二字。

         可有一个人,偏偏是例外。

         他生于宦官之家,却流连烟花之地;他生来才华横溢,却不得主流青睐;他自封白衣卿相,却只有野史着墨;他如同一阵席卷杨柳岸的狂风,忽而至,忽而离,雁过无痕,却留下一地缱绻的骤雨寒蝉。


    点击查看原图

           此去经年,天涯路远

           《雨霖铃·寒蝉凄切》大概是柳永最著名的一首词,其中有一个词——此去经年,意为故人从此一别,便是多年不能再会。离别时,最令人心伤的也许不是今日的分别,而是我知道,这一刻你走了,那么下一天,下一月,下一年,未来我人生的许多年,你都不会再出现。

            如果相逢就在明日,那么离别也就没有了意义。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焙趺吒叩偷?,如泣如诉,但任由它叫得再凄厉,再声嘶力竭,却也鲜少有人能听到。长亭送别,连绵的阴雨停了,我的心里却仍旧淅淅沥沥。柳永的笔触总是带着一种梅雨的气息,潮湿阴郁,冷风一吹,却又带着一种清冽。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蹦闳舨辉?,我该归去何处?又是一夜宿醉,黄汤下肚,灯影憧憧,人影也重重,醒来会在何处?杨柳岸,清风明月,夜黑,月明,有我,无你。读词时,我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一个身影,前面之前,白墙青瓦,灯初上。夜未央。一个孤零的人影摇摇晃晃走出勾栏,嘴角的笑容在碰到冷风以后荡然无存,他手拎半壶清酒,朝无人的地方走去,走着走着跌了一跤,便以天为被,以地为塌,沉沉睡去??蠢慈魍?,却又带着一丝无法忽视的落寞。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离别之后,重逢之日难定,你不说我也能知晓,难再见。若是没有你,最好的年华便不是最好,最美的景色也不是最美,那些于我而言没有丝毫意义,我心中有千言万语,不能与你说,只能碎裂在心中,冰冻为尖锐的刀刃,凌迟着我的希望。柳永从来不吝啬于承认自己软弱的一面,他依赖于爱情,害怕别离,他无法潇洒的舍弃,却能够潇洒地承认,我无法舍弃。


           青春一饷,浅斟低唱

           《鹤冲天·黄金榜上 》大概是一首改变了柳永命运的词。如果说,在那之前,他的才华还能为他在官场辟得一方小径,他的心中,还对进入朝堂怀有希冀,那么这首词一出,便昭示着他强烈的愤慨与失望,也几乎亲手斩断了皇帝对于他的好感。奠定了他“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钡娜松?。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他年轻时逍遥自在,文采风流,却在科举上屡屡受挫。第二次落榜时被皇上诏书批评“属辞浮糜”,心中有傲气的他如何能够受得了这样的评价于是便有了“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这样的做法无疑是非常不理智的,如果他能够再理智一些,再世故一些,大不了就是收敛笔锋,皇帝爱看什么,他便写什么,以他的文字功底来说,也不是一件难事。

    但他偏偏没有这样说,他做了一件让天下人都惊诧不已的荒唐事——“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自封王侯将相,古往今来,自封为王往往代表着一个事实,他并不承认当今圣上的绝对权威。谁说只有你可以封王拜将?我潇洒游于民间,自封为白衣卿相,有何不可?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既然朝堂中容不下我,那我就继续逍遥在我的烟花巷陌之中,卧倒于丹青屏障,倚红偎翠,做我的风流浪子。在这世人都不屑的地方,我却有真正懂我的意中之人,收留这一颗无处安放的心。

           人人都想争得的功名,却被他称作是浮名,如同过眼云烟一般,年华如此短暂,青春如同白驹过隙,不如就用这毫无用处的浮名,换得潇洒度日,岂不快哉?

           这一句词,看似洒脱,看似狂傲,但他心中也定是有几许落寞的吧,只是他不能言,他怎能在自己的敌人面前低头?所以他说,“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span>


           倚红偎翠,此生不悔

           “才过笄年,初绾云鬟,便学歌舞。席上尊前,王孙随分相许。算等闲、酬一笑,便千金慵觑。”柳永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奉献给了勾栏瓦肆。所以他与青楼女子之间关系最为密切,对她们的人生与处境也才会如此了解。关于他死后的安置,有一种说法流传最广,可信度也最高——他死后身无一物,是妓馆女子凑钱将他安葬。倘若真如世人所说,青楼女子无情无义,那么这是否能够说明,能够让她们做到这个地步的柳永,于她们而言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存在呢?

           柳永写的词,不入主流审美,他便拿出去编上曲,交给那些低吟婉转的女子,夜夜笙歌。他不与那些文人志士为友,却与青楼女子互诉衷肠。他们之中或许存在着一种惺惺相惜的共情。他们所处的境地,都不是自己所想要的,无奈堕入命运的泥淖,挣扎无果,出走无门,便只有烈酒艳曲,能够给与他们短暂的欢愉。

           柳永的爱情大概也萌生在这样的地方,才子,佳人,美丽的皮囊和有趣的灵魂相遇,互相倾倒,并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只是可惜,这样的爱情常常无疾而终,唯有“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span>

           柳永的词,清劲绮丽,才华艳发。既有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清逸脱俗,也有“日上花梢,莺穿柳带,犹压香衾卧。”的婉约秀丽,更富“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的深情。

           “百年役役雁来去,一梦昏昏鹿有无?!?/span>

           无论是巍峨的高山,亦或奔流的江汉;无论是振翼之鲲鹏,亦或撼树之蚍蜉。

           无论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最终都要走向消亡。都是波澜平息的宁静,也是生生不息的苍凉。

           而柳永,他便如那坠落天际的流星,来这世间走一遭,又终将化作尘土,回归那璀璨的星空。

           但是后人,却会永远都记得,记得他的杨柳岸,记得他的,白衣卿相。





    【小编手记】青春只一饷,柳永的一生就如同只有片刻绚烂的烟花,虽短暂,也动人。

    【编辑】胡子雯

    【文章来源】中南民族大学双塔Daily原创



    加多宝赔偿中粮| 中国联通被约谈| 孙杨听证会后发文| 广州女子坠楼身亡| 自如现针孔摄像头| 产妇丈夫讲述遭遇| 郑州工地坍塌| 国足23人大名单| 斗鱼| 广州女子坠楼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