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else{ document.getElementById(PLTS[cur1].portletId).innerHTML=response; } } catch(e){} var regx=new RegExp(']*?>([\\s\\S]*?)<\\/scr'+'ipt\\s*>|]*?\\/>','img'); var arr; while((arr = regx.exec(response)) != null){ if(arr.length){ if(arr.length >=2){ var regx2 = new RegExp("]*?\\bsrc=\\s*('[^>]*'|\"[^>]*\"|[\\S]*)\\s*\\/?>",'im'); var srcArr=regx2.exec(arr[0]); if(srcArr!=null){ var src= srcArr[1]; if(src){ if((src.charAt(0)=='"') || (src.charAt(0)=="'")){ src=src.substr(1,src.length-2); } loadScript(src); } } else{ execJavaScript(arr[1]); } } } } } cur1++; loadps(); } } function loadScript(s){ try{ var sc=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sc.type='text/javascript'; sc.language='javascript'; sc.src=s; document.body.appendChild(sc); }catch(e){} } function execJavaScript(s){ try{ var sc=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sc.type='text/javascript'; sc.language='javascript'; sc.text=s; document.body.appendChild(sc); }catch(e){} } window.onload=loadps;
    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物语

    龙吟(一)

    序章

                            

    黄昏,幽弱的光影下,街边有一家名作宝晋轩的铺子,在络绎而过的车马旁静静地矗立着。铺子内,墙壁悬挂满名家们的字画,仿古式的木质地板摆置着明清的家具。正堂上,杨公筠松像前,烟雾缭绕,燃起三炷篦香。砚台前,着一身深褐色唐式长袍的荣禄,用手缓缓抚着背梳的白发,靠在交椅上。一侧的女助手在接待客人的圈椅旁来回走动。

      “先生,快收铺了,一整天都没来人。助手小声地问询道。

      “不急,晚些还有对夫妇要来问下阳宅的事,是韩太太介绍来的。

    不其然,有位太太领着一户人家到了宝晋轩。助手领他们到圈椅旁坐下。荣禄起身,推过沏好的龙井,一番寒暄后,接过关于房室摆设的照片,仔细看起来。忽然,荣禄眉头紧皱,迟迟不肯说话。

      “先生,房间摆设有什么忌讳吗?到底是客人沉不住气,率先问询。

      “青龙白虎方位失衡,你瞧,从入户门内往外看,右边的白虎方位离电梯太近,煞气重矣。荣禄指着照片说道。

      “记得买房前找人看过的,说这门前见绿,傍依湖水,算富贵之地啊。男主人对这位第一次见面的风水大师辩解道。

    荣禄欠身而起,在案几前缓缓地踱步,略微发福的肚腹、背梳的白发在灯光的映照下颇有一番仙风道骨的气派,徐徐说道:观主人印堂,怕是近日运势不详,入榻之后,?;嵊行孛莆蘖χ?,外事暂且不谈,近些天同夫人感情也有不睦吧。

    夫妇俩相视一笑,仿佛被点中死穴般无措。

      “这般运势,先生有什么可解之法吗?一旁的韩太太替夫妇俩问道。

    荣禄高抬头颅,望向杨公像:将八卦镜安置在房间四角,可除煞气。只是家师仙逝后,八卦镜一向难觅……”

    夫妇见大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仓促商量一番,将一沓红包递去。望向庭前的荣禄漫不经心地将红包接下,向助手瞥一眼。不久助手拿来了四面正六边形带有卦象的镜子。一番叮嘱后,助手送走了客人。天色渐沉,荣禄换下长袍,收拾铺子时,木门再次被推开,只见是韩太太中途折了回来。虽已近中年,韩太太保养有佳的面颊上仍是觅不得几缕皱纹。反倒是岁月的风尘替她添改上不少知性的内敏。明澈的双眼带着笑意,望向荣禄。

      “贵客又回来了。荣幸,荣幸。换下一身衬衫的荣禄停手说道。

      “得了,十几年的老同学,不至于这般称呼吧。别一口一个太太的,喊得人都老了?;故歉R谎?,叫夏汐。夏汐挂好米色风衣,将一张椅子放在荣禄面前坐下,隔着一张案几说道。

      “自立门户后,我这宝晋轩门庭冷清,多亏你介绍的客人?;八等绻皇嵌运羌沂轮└?,单看面相真难说准。荣禄打开抽屉,将一副字画推向夏汐,这间屋子里的古董、字画、茶具,都是赝品,只有送你的这件是真的。

    夏汐起身,朝字画看了两眼,没有接过,伸手向案几,拿起一把带有行书题字的折扇,抬起秋水般靓丽的眼眸,说道:我只要你亲手写的。

    荣禄欲言又止,将身子靠向椅背,嘴角艰难地扬起,略作苦笑。

    见场景尴尬,夏汐莞尔一笑,随即又换作庄重:这次来是有事情要说的————梁老师老人家去世了。

    荣禄猛然前倾,眼中尽是震惊。夏汐却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没被这般动作惊吓到。

    十几年了,你还记得鲁老。当年的文院,你可是他最得意的门生。

    荣禄欠回身子,点燃一支烟,故作镇静,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再无颜面见他。

    燃起的烟雾缭绕,升腾,不断扩散,弥漫向屋角四处,荣禄、夏汐的视线渐渐模糊,灰霾的深处,仿佛映出十七年前的光景。


    【小编手记】:古色古香的笔触,烟雾缭绕的往事,故事将会走向何处?



    【编辑】;胡子雯

    【文章来源】中南民族大学双塔Daily原创

    储蓄率全球最高| 天气预报冷到发紫| 斗鱼| U盘20年专利到期| 产妇丈夫讲述遭遇| 质疑天猫双11造假| 张琳芃微博被围攻| 孙杨听证会后发文| 响水爆炸事故问责|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