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else{ document.getElementById(PLTS[cur1].portletId).innerHTML=response; } } catch(e){} var regx=new RegExp(']*?>([\\s\\S]*?)<\\/scr'+'ipt\\s*>|]*?\\/>','img'); var arr; while((arr = regx.exec(response)) != null){ if(arr.length){ if(arr.length >=2){ var regx2 = new RegExp("]*?\\bsrc=\\s*('[^>]*'|\"[^>]*\"|[\\S]*)\\s*\\/?>",'im'); var srcArr=regx2.exec(arr[0]); if(srcArr!=null){ var src= srcArr[1]; if(src){ if((src.charAt(0)=='"') || (src.charAt(0)=="'")){ src=src.substr(1,src.length-2); } loadScript(src); } } else{ execJavaScript(arr[1]); } } } } } cur1++; loadps(); } } function loadScript(s){ try{ var sc=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sc.type='text/javascript'; sc.language='javascript'; sc.src=s; document.body.appendChild(sc); }catch(e){} } function execJavaScript(s){ try{ var sc=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sc.type='text/javascript'; sc.language='javascript'; sc.text=s; document.body.appendChild(sc); }catch(e){} } window.onload=loadps;
    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拾旧梦

           记得我七岁那年,爷爷总爱喝酒。一壶黄酒,一碟花生,这足以让爷爷独自乐一下午。

       人一老就懒得动,但脑子却歇不住。往年的事,一帧帧的翻过。这人啊,想的事一多,嘴也就挨不住寂寞。说的多了,我也能记住了。

       正如庭前的这棵树,爷爷说,那里本种着一树李,后来换成了这桃树。三代植一树,这是我家的传统。我也曾问过爷爷缘由,爷爷却只叹道:“最亲也亲不过三代人!”我那时还小,听不懂。直到后来,爷爷走了,留我一人躺在屋顶看星星。我一闭眼,便能看见一张干巴巴的脸,笑眯着眼睛,左手端着一杯黄酒,右手将花生米扔入嘴中。有时我会看不清那张脸——无论怎么用力也看不清。这时,我往往会想起一棵树,一棵桃树。树是在爷爷出生那天栽的,陪了爷爷一辈子……

    点击查看原图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小男孩不觉得桃花很美,但他和她总是离不开这桃树。捉迷藏要面对着树,捂眼数数;骑竹马要围绕着树,你追我逐;扯闲话要背靠着树,装乖???。

       在爷爷给我说他孩童时期的事时,总少不了一个她,我本以为这是一段青梅竹马的故事??沙臼兰涞脑灯鹪得?,谁又能看得清、悟得透呢?

       后来,男孩长成了少年,情犊初开。那时正值春末夏初,世间总是阴沉沉的。天是蓝色,地是绿色,可天地间却是暗色?;蛐硎堑沧√舻脑撇闾?,少年想,如果他能摘下那片云,一定可以拧出水来。少年又转念想到:其实,那云如果是一大片棉花糖的话,我和她可以一人吃一半。我的那一半要比她的小,这样,我才能保证我能在她之前吃完,然后再把手上黏糊糊的,全糊她脸上。少年知道,她在吃东西的时候最专心了,无论怎么整她,她都不会反抗。最多,最多皱着眉,可爱至极地瞪他一眼。

       一般情况下,人在想的事都不是正在做的事——都在做事了,哪还有必要去想少年也不例外,他在想分棉花糖的时候正坐在桃树下,手里也没有棉花糖,只有一卷书。少年喜动,哪里看的进去书?不过少年更喜欢望着桃花,自头顶曼舞而下的桃花。若我睡着了,书卷掩面,落花沾衣。她来了,也不叫醒我,踮着脚,鬼鬼祟祟走到我身边,蹲下,随手拔下一根狗尾巴草,一手捂住快忍不住的笑,一手摇着狗尾巴草,刺激我鼻尖。随着打喷嚏声、书落地声,我醒了,一睁眼,遇见的便是她那双铜铃大的眼睛。我忙往后靠了靠,又迎上了她狭促的笑,避无可避。

       噗!少年被自己的笑声拉回现实。他看着桃花,又低头看了看那卷书,他又笑了,没书的话,岂不少了些滋味?那本书可是少年家仅有的一本书!这曾让少年得意过很久,毕竟在那时,书,也是奢饰品。

       少年一直以为她会来。

       可转眼间又是清秋,少年也没了少年模样,已到中年。他还是喜欢一个人坐在桃树下,不过却不拿书了。毕竟不再是少年,少了份虚荣。他也不再背靠着树坐下了,树下多了套桌椅。他最喜欢的,还是坐在树下,喝黄酒?;凭票囟ㄊ歉丈蘸玫?,烫得下不了口的那种。对他而言,喝黄酒,一定要配上炒花生米,而且必须是盐炒花生米。其它的,像糖炸的,醋泡的,他都不喜欢吃。他总是不急着喝酒,先尝花生米。一筷子下手,三五粒入嘴。他下手快,吃得慢,像舍不得一样。但吃得再慢,也有快吃完的时候。每当他吃的只剩下一小碟的时候,酒也差不多可以喝??己染屏?,吃的也就更慢了。他似乎早就算好了,花生米吃完的时候,酒壶也见底了,太阳也差不多该下山了。

       他似乎在等人,又似乎不是。

       未到黄昏,太阳似有意将金辉泼洒向人间。阳光渐渐爬上他的脸庞,覆盖住了他的眼。他不适,扭过头去,恰好看见了那棵桃树。它老了,但它似乎不愿让别人看见它的脆弱,看见它曾经受过的伤,于是它用它虬曲苍劲的枝干遮住了岁月在它身上留下的伤。它累了、疲了、倦了,什么也不想挽留,也留不住。它任由萧萧秋风吹走树叶,它知道,没有谁对谁错,只是它和树叶已经不再合适了。失去了树叶的它,显得有些单薄。太阳似乎在可怜它,为它披上了一层纱衣,金色纱衣。它没拒绝??赡?,生活给它什么它都接着,生活拿走什么它都看着。

    点击查看原图

       已到黄昏,他站起身,张望四周,似乎在找什么人,可四周什么人都没有。他凝视着大门,身披余晖,形单影只。良久,他摇了摇头,千言万语化作了一声叹息。这一刻,天地间,除却风声,万物喑哑……

       七岁的我还不懂事,听不出来别人的言外之意,却总疑惑:在后来的故事里,她再也没有出现过,可我为什么,总感觉她一直都在?

       庆幸爷爷爱酒,也易醉。不然,我也不会知道故事还有下回。

       还是春末夏初的那一天,少年睡而复醒。他睁眼,灰蒙蒙的天宛如一只恶兽,势要把少年吞噬。少年忽的忘了现在是凌晨还是傍晚,本无比熟悉的庭院现又那么的陌生。他惊慌,却又不敢乱动?;蛐砻扛鋈硕加泄庋奶寤?,本来只是想在中午小憩一会,却不料一觉睡到了傍晚。醒来时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总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心里还有种莫名的惶恐。少年此刻也是如此。

       迟钝的少年终于感觉到有人正压在自己身上。她趴在他的怀里,一只手扶着他的肩头,另一只手还虚握着一根狗尾巴草。

       暮色完全沉没,她红着脸要求再玩最后一次过家家。这次她扮新娘,他演新郎。这夜,淡淡的月光斜斜地打在桃树上,桃花也不甘人后的散发着芳香。月光恰好笼罩着这一片小小的“礼堂”,仿佛形成了一个结界,不容外人侵犯。似有若无的桃香,好像那远处缥缈的歌声,像有人在远方为两人吟唱“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誓词。桃树下那数不清的萤火虫,正泛起点点微芒,像那远来的客人,为两人道贺。她盖着红布,他戴着红花,他们手牵着手,共拜了堂。终于,他拿出红烛——那根他父亲不舍得燃尽的新婚红烛。他点燃红烛,他掀开红布,微弱的烛光把她脸照亮。他失神。那一刹,月光黯淡;那一刹,桃香漫漫;那一刹,流萤四散。而她笑的很安然……

       这是在那年清秋黄昏,他刚叹完气,但仍木着一张脸?;蛐?,是习惯了失望吧。他缓缓转身,余光却瞥到一道倩影。他呆在了原地,她终于来了。

       金乌西落,群星东升。

       他与她背靠着桃树坐着。两人默然无语,仰着头,共赏天幕上挂着的璀璨星河。忽的,她头一偏,靠在他的肩上。夜风习习,他丝毫未觉得冷?;蛐硭诘?,等她煲的汤慢慢变浓;等她说,以后少喝点酒,你的肝本来就不好;等她回忆起,街角的那只猫咪依然睡的很安详……

       七岁,一个无论真的假的都深信不疑的年纪,恰巧,我那时七岁。我早该意识到的,在爷爷醉酒后说的故事里,他与她总是久别重逢。从少年到中年,无数次的久别重逢,但又每次都亲密无间,这很假不是吗?我早该看出来的,在爷爷眼中,奶奶只是一个影子,一个他心中恋恋不忘的那个人的影子。

       我七岁那年冬天,奶奶正扫着庭院。小雪随冬风纷纷而下,落满她鬓发。爷爷刚喝完酒,缓缓地从屋里走出来。他穿过半个庭院,走到了桃树下。那时,我在屋檐下,企图用手接雪花。我看见爷爷抚摸着桃树,看着他把他枯瘦的手贴在桃树上。然后我跑过去拉着奶奶,要她给我讲故事,她和爷爷年轻时的故事……

       我现在回忆起来,只觉得奶奶说的故事,乏善可陈,不值一提。奶奶说的故事和爷爷说的完全不一样,但我听父亲说,爷爷奶奶很小便在一起了,很少分别。我曾不解,问过爷爷,他说:“故事嘛,总有真有假?;褂邪?,这有时候,故事并不是说给你听的,是说给我自己听的?!蔽壹堑靡档秸饫锸?,深深地叹了口气,再接着道:“你还小,长大就明白了?!?/span>

       我又想起爷爷的话,他说:“三代植一树,等你长大了,娶媳妇儿生娃了,这树啊,也该换了?!比惨皇?,我突然感觉这好像一种轮回。我又突发奇想道:在爷爷说的故事里,除开一些辨不清季节的,孩童的故事总发生在春天,少年的故事全发生在夏天,中年的故事都发生在秋天。爷爷没跟我说过他老年,或许是因为他老年的生活我都在旁边看着,没什么好说的。但我猜,爷爷也跟人说过他老年的故事,说他老年的,发生在冬天的故事。春夏秋冬,又一个轮回,人类的繁衍,似乎也像一种轮回。我猜想,或许,故事也正在不同人的生命中轮回着。

     

     

    【小编手记】没有人能说得清时间到底是什么,是流泻而下的水,还是四季轮回的日子,我们只不过是时间洪流中的渺小,能做的不过是让自己的现在快乐,让未来美好,让过去仍能明亮如初。

    【编辑】胡玥

    【文章来源】中南民族大学双塔Daily原创

     

    郑爽疑与张恒分手| 哪吒涉嫌抄袭起诉| 合肥学校发现婴尸| 哪吒涉嫌抄袭起诉| 斗鱼| 华为发放20亿奖金| 张雨绮鼻子| 豫章书院教官涉案| 垃圾分类新标准| U盘20年专利到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