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else{ document.getElementById(PLTS[cur1].portletId).innerHTML=response; } } catch(e){} var regx=new RegExp(']*?>([\\s\\S]*?)<\\/scr'+'ipt\\s*>|]*?\\/>','img'); var arr; while((arr = regx.exec(response)) != null){ if(arr.length){ if(arr.length >=2){ var regx2 = new RegExp("]*?\\bsrc=\\s*('[^>]*'|\"[^>]*\"|[\\S]*)\\s*\\/?>",'im'); var srcArr=regx2.exec(arr[0]); if(srcArr!=null){ var src= srcArr[1]; if(src){ if((src.charAt(0)=='"') || (src.charAt(0)=="'")){ src=src.substr(1,src.length-2); } loadScript(src); } } else{ execJavaScript(arr[1]); } } } } } cur1++; loadps(); } } function loadScript(s){ try{ var sc=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sc.type='text/javascript'; sc.language='javascript'; sc.src=s; document.body.appendChild(sc); }catch(e){} } function execJavaScript(s){ try{ var sc=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sc.type='text/javascript'; sc.language='javascript'; sc.text=s; document.body.appendChild(sc); }catch(e){} } window.onload=loadps;
    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物语

    殊途(二)

    你是谁……”

    少女气若游丝的声线不住地颤抖着,眼中迷蒙,布满晶莹。

    ……”

    他顿了顿,好久没有用这个词来称呼自己了。

    他是谁?

    祁墨并不想回答这个连他自己也难以言明的问题,况且,他根本没有必要回答。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你是我的猎物,就足够了。

    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带丝毫感情,但实际上,在见到她的那一刻起,他的心就隐隐开始躁动了起来。

    他把那理解为对于上乘血液的渴望。

    对,只是原始欲望的驱使。

    我会死吗?

    仍旧是颤抖着的声音,却带有一丝希冀,希望得到相反的答案。

    ……吧。

    祁墨看见她眼中的晶莹,鬼使神差地加上了一个不确定的语气词。

    你们这些恶魔!

    眼前的少女突然变得激动起来,恶狠狠地盯着他,拔高了音调。

    然后他发现他居然在跟一个猎物说话,这太荒唐了。

    千百年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这样说话。

    祁墨的目光也变得冰冷而凶狠起来,他擒住零的脖颈,俯身上去,柔软的唇瓣让零的身体有一瞬间不寻常的颤栗,但在下一秒,尖利的獠牙就刺穿了她的皮肤。

    原本只是想吓吓她,可她的血液太过于甘甜,祁墨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双手将她拥入怀中,贪婪地吮吸着她的血液。

    这是几千年来,他第一次失控。

    可惜他没有注意到这个危险的开端,所以才会不可自拔。

    零不受控地颤抖着,胸膛随着呼吸而剧烈起伏,她在极力让自己保持清醒,疼痛与血液流失会让她很快昏厥过去,那意味着她失去了一切反抗的机会。

    但她还是昏过去了。

    祁墨感觉到怀中的人没有了动静,颓丧地叹了一口气,停止了进食:还真是脆弱。

    嫣红的血液还在继续向外流淌,那对他来说是致命的吸引。

    真是一个两难的抉择。


    零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黑夜。

    柔软洁白的床包裹着她的身体,她伸手小心翼翼地碰了碰自己的伤口,却碰到了一层厚厚的纱布。

    没有痛感。

    醒了?

    她被吓了一跳。

    一片漆黑之中,一个身影渐渐向她靠近,高大修长的四肢,还有一张完美到不像人类的脸。

    他本来就不是人类,零想着。

    在想什么?

    祁墨察觉到了她的出神,皱了皱眉。

    我想吃猕猴桃。

    零昂起头,看着祁墨在黑暗中发光的双眼。

    他刚刚是在问她想吃什么吗?

    祁墨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眼中却没有怒气。

    见他没有行动,零往被子里缩了缩,继续说到:……知道什么是猕猴桃吗?

    我当然……不知道。

    祁墨咬牙切齿地看着零,他又不需要进食,怎么会知道什么是……猕猴桃……

    你要是弄不来……”

    桠溪,去找两个猕猴桃来。

    祁墨生硬地打断了零的唠叨,窗边停着的猫头鹰诧异地愣了一下,确认自己没有听错,然后不情愿地扑棱了一下翅膀,飞走了。

    房中又重新恢复了寂静。

    祁墨坐在床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为什么他要去给她弄猕猴桃?

    她可是他的猎物!

    祁墨转过头去盯着零,零被他这么一瞪,只觉得后脊梁有些发冷:你看着我做什么?

    你是我的猎物。

    祁墨试图让她明白这个道理。

    我知道啊。

    零眨着清澈的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所以你不能对我提要求,明白吗?

    为什么不能?

    零将她的脸凑近一点:我给你提供食物,你也给我提供食物,很公平的交易,不是吗?

    看来这不是一只麋鹿,而是狡猾而无常的小狐狸。

    祁墨还想反驳什么,一只猫头鹰飞了进来,紧接着,几颗猕猴桃滚落在被子上。

    零的眼中终于染上了一丝欣喜,祁墨静静地看着她,没有出声。

    零环顾了一周,也没有发现刀叉之类的东西,吸血鬼自然是不需要这些餐具的。

    她拿起一颗最大的猕猴桃,递到猫头鹰的面前:你给我把皮剥了。

    祁墨还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的动作,嘴角却不经意地上扬起一个弧度。

    鲜活,他的脑海里蹦出这个词语。

    如此鲜活的少女,有着能够孕育整个春日的生命力。

    桠溪见主人并没有说话,好像是默许了这个狂妄的少女对它的指使,不情愿地用爪子接过猕猴桃,三下五除二便将皮剥了,露出一颗圆润饱满的青色果实。

    零接过猕猴桃,咬了一口,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祁墨正在出神,突然零将咬过一口的猕猴桃递到祁墨面前:你要不要尝尝?

    ……”祁墨刚想拒绝,手却已经伸了出去。

    他顺着零咬过的痕迹,轻轻地咬了一口,酸甜的果肉触到味蕾,他的耳廓有短暂的鸣叫。

    这就是……人类的食物吗?

    不过这味道是真的……很难吃……

    零看着祁墨拧在一起的眉头,将猕猴桃抢了回来:真是不懂欣赏。

    祁墨卷起舌尖,品尝着适才的余味:你为什么会喜欢吃这个东西?

    零的动作滞了滞,长长的睫毛遮住她眼中的风暴,轻描淡写地说道:猕猴桃里面有一种物质,可以治疗悲伤。

    祁墨没想到她会这样回答。

    这样的少女,也会有悲伤吗?

    无聊。

    但最终他还是只轻飘飘地扔出这两个字。

    不知为什么,从那以后起,每天零的床头,都会出现一颗新鲜的猕猴桃。 




    【小编手记】猕猴桃真的可以治愈悲伤吗?


    【编辑】胡玥

    【文章来源】中南民族大学双塔DailY原创









    20岁体操选手去世| 翻译| 豫章书院教官涉案| 芬兰发现稀有冰蛋| 女童眼睛被塞纸片| 阿里启动香港上市| 强冷空气将到货| 林志玲婚宴遭抵制| 垃圾分类新标准| 31省前三季度GD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