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else{ document.getElementById(PLTS[cur1].portletId).innerHTML=response; } } catch(e){} var regx=new RegExp(']*?>([\\s\\S]*?)<\\/scr'+'ipt\\s*>|]*?\\/>','img'); var arr; while((arr = regx.exec(response)) != null){ if(arr.length){ if(arr.length >=2){ var regx2 = new RegExp("]*?\\bsrc=\\s*('[^>]*'|\"[^>]*\"|[\\S]*)\\s*\\/?>",'im'); var srcArr=regx2.exec(arr[0]); if(srcArr!=null){ var src= srcArr[1]; if(src){ if((src.charAt(0)=='"') || (src.charAt(0)=="'")){ src=src.substr(1,src.length-2); } loadScript(src); } } else{ execJavaScript(arr[1]); } } } } } cur1++; loadps(); } } function loadScript(s){ try{ var sc=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sc.type='text/javascript'; sc.language='javascript'; sc.src=s; document.body.appendChild(sc); }catch(e){} } function execJavaScript(s){ try{ var sc=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sc.type='text/javascript'; sc.language='javascript'; sc.text=s; document.body.appendChild(sc); }catch(e){} } window.onload=loadps;
    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物语

    回家

    滴答……滴答

    ……

    滴答……滴答

    ……

    滴答……咚!

    ……

    ……

    一片死寂。


    黑暗中有一个更加黑暗的影子,迟钝地动了动。

    太久没有活动的骨骼随着脖颈的转动发出清脆的声音。

    他有些艰难地扭头看着声音消失的地方,一滩水渍安安静静地躺在坚硬冰冷的水泥地上,折射出一丝微弱到几乎可以忽略的光亮。

    那来自于天花板上的那个小孔。


    雨停了,他想。

    陪伴他的最后一点声音也消失了。


    ………………

    ………………


    有人来了。


    他的心里隐隐有些兴奋起来,终于,要结束了吗?


    咔!

    开锁,他低着头,在心里默默地勾勒出一个人影。

    哗啦!

    抽掉铁链,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指尖忍不住颤抖起来。

    哐!

    门被推开了。

    他猛地抬头,把手中还拿着铁链的人吓了一个激灵。

    嚯!那人眼中闪过一丝戏谑的光芒:老弟,不用这么兴奋吧!

    他的眼睛一直死死地盯着那人,似乎要把那具身体看出两个洞来。

    他很确定自己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

    一双沾满了泥土的靴子,松垮的黑色裤子,廉价的皮夹克,布满沟壑的脸。

    还有一身酒气。

    唯有那双在黑暗中还异常敏锐的眼睛,让他与醉汉区分了开来。


    哐!

    那人将手中的铁链随意扔下:这玩意儿还真沉呵!

    走吧!那人冲他招招手,示意他跟着自己出去。

    送你回家!

    回家,他迟缓地想着:终于可以摆脱这一切了吗?

    他下意识地起身,双腿因为长时间的蜷缩而有些麻,身形晃了晃,用手撑住墙壁才没有倒下。

    那人站在门口皱眉看着他,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又垂下头用手揉了揉双腿,有些不习惯地直起身子,试探着迈出脚步。

    原来我还记得怎么走路。他在心里想着。

    他走得有些缓慢,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迈出步子的时候不知道应该落在哪里,像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婴孩。

    那人走在他前面,迈着轻快的步子,嘴里还哼着难听的野调子。

    像是故意在他面前炫耀似的。


    若是在以前,他肯定会冲上前去搂住那人的脖子,撂倒后狠狠地揍上一顿。

    可是现在他全然不在乎了。

    他只想快点回家。

    家里有他最爱的母亲。


    母亲去世已经十七年了。

    他待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也已经整整十八年之久。

    十八年……” 他喃喃自语。


    什么?

    耳边的噪音突然消失,那人转过来看着他: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他有些不自然地开口,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颤抖。


    ……!该死!

    那人不知踢到了什么,突然一个踉跄,差点就趴在了地上,幸亏他身手还算敏捷,及时抓住了旁边的铁栏杆。

    这该死的走廊!怎么连个电灯都没有!

    那人看清了自己踢到的原来是一团腐肉,他毫不犹豫地抬脚将那团猩红发臭的东西踢得更远。

    然后继续向前走去。

    他们走过一个拐角,前路依然漆黑一片。


    反正马上一切就要结束了,有没有光线不都是一样。

    他心里这样想着,没想到真的说出来了。

    那人突然顿住,饶有兴味地看了他一眼,头转回去时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诶!他突然开口。

    那人没有回头,只是拔高声调了一声,表示他听到了。

    我们能不能走快一点?

    他的身体已经重新找回了行走的感觉,这样散步式的速度让他觉得有些不耐烦。

    他只想快一点……再快一点……


    那人很好说话地悄悄加快了一下脚步,即便如此他还是快要踩到那人的脚后跟了。


    我说,你就那么急着要回家?

    那人漫不经意地问到,让人听起来只是想要打发一下这段无聊的短暂路途。

    嗯。

    他低低地应了一声。

    那人没有再继续说话。

    他却突然有了要说些什么的欲望。

    像是很多年前刚入狱时,他疯狂地想要与人交谈的感觉。


    这里的日子太难熬了。

    他冷不丁地开口,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嗯。

    那人变成了一个合格的倾听者。

    真的太难熬了……”

    他发现自己找不到别的形容词,或者一个恰当贴切的比喻,只能不断地重复,表达自己强烈的感受。

    不过,他轻松地吐了一口气:好在今天一切都会结束了。

    是用手枪吗?还是注射?

    他的语气轻松得让人难以置信,仿佛是在问,早餐吃面包?还是喝粥?

    你希望是哪一个?那人开始回应他。

    ……”他认真地思考起这个问题:其实我都没所谓啦,不过用枪的话大概会难看一些,不过很利落。注射的话,好像也不错……”


    还是手枪吧!他最终敲定:手枪快一些。

    其实也快不了多少,几分钟而已。那人很严谨地陈述事实。

    几分钟已经很长了!

    他的声音由于不知名的激动而突然拔高。


    又快速低了下去:我太久没有见到妈妈了,还有……天空……”


    他们眼前出现了一扇漆黑的铁门,隐隐的光亮从极细小的缝隙间透进来。

    打开这扇门,就是另一个世界。


    那人停下了脚步,神情严肃而又有些期待:准备好了吗?

    期待看到他推开门时的反应吗?

    他在心里笑了笑,

    他可以笃定自己会非常平静地面对。

    那对他来说,简直是一种恩赐。


    准备好了。他闭上眼睛,唇角微微上扬。

    终于……终于解脱了……

    妈妈……


    铺天盖地的光亮向他袭来。

    让他即使是闭着双眼也感到一阵刺痛。

    真好,在光明中结束这一切。

    他等待着。


    …………

    ……………………


    只有风声。


    他心里有些急躁起来。

    快??!

    还在磨蹭什么?

    ……


    孩子。

    他感觉一只坚实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于是他睁开了眼。

    等他的眼睛适应了阳光,他看到的还是那人的脸。

    还有……


    街道……

    空地……

    邮箱……

    树木……


    天空!


    一滴眼泪毫无征兆地砸下来,

    两滴……

    三滴……


    他艰难地蹲下身去,肩膀无声地耸动着。

    干弱的身躯承载不了如此汹涌的情绪,只能将每一根神经都牢牢紧绷着。


    我看过你的档案。

    那人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点燃着的烟。

    你跟着你的父亲一起参与了那场刺杀新皇的暴动,那人的目光幽深,似乎想起了很久远的往事:“……你的父亲被当场击毙,你因为刺杀君主罪而入狱。

    君主?那人轻轻地摇了摇头,吐出一个讥讽的烟圈:这个世界没有君主,他又补充了一句:

    没有人可以主宰自由的人民。


    他的肩膀耸动地更加厉害,抑制不住的悲鸣就快要从唇齿间溢出来。


    那人看着远处正在缓缓下降的,象征着那个残暴政权的旗帜,眼中有一点晶莹的亮光在闪烁。


    魔鬼已经回到地狱去了。

    那人蹲下去,轻轻地抚摸着已经严重弯曲的背脊。


    天空属于你了。


    终于,嘶吼般的哭声从他的身体中爆发出来。

    如同十八年前在大火中烈烈作响的尸骸。


    烈焰快要将他吞噬。

    喜悦,酸楚,委屈,激动……

    让他丧失了思考与感知。

    但是,

    他却能笃定自己真真切切地听见了那一句。


    我送你回家。





    【小编手记】无论身处怎样的阴暗之地,我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要放弃希望。


    【编辑】胡玥

    【文章来源】中南民族大学双塔DailY原创



    曹德旺谈美国工厂| 163| 军嫂怒怼张馨予| 微信又内测新版本| 曼城2-3升班马| 军嫂怒怼张馨予| 周琦不敢出门见人| 西游记| 李楠回应战败| 沙县小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