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else{ document.getElementById(PLTS[cur1].portletId).innerHTML=response; } } catch(e){} var regx=new RegExp(']*?>([\\s\\S]*?)<\\/scr'+'ipt\\s*>|]*?\\/>','img'); var arr; while((arr = regx.exec(response)) != null){ if(arr.length){ if(arr.length >=2){ var regx2 = new RegExp("]*?\\bsrc=\\s*('[^>]*'|\"[^>]*\"|[\\S]*)\\s*\\/?>",'im'); var srcArr=regx2.exec(arr[0]); if(srcArr!=null){ var src= srcArr[1]; if(src){ if((src.charAt(0)=='"') || (src.charAt(0)=="'")){ src=src.substr(1,src.length-2); } loadScript(src); } } else{ execJavaScript(arr[1]); } } } } } cur1++; loadps(); } } function loadScript(s){ try{ var sc=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sc.type='text/javascript'; sc.language='javascript'; sc.src=s; document.body.appendChild(sc); }catch(e){} } function execJavaScript(s){ try{ var sc=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sc.type='text/javascript'; sc.language='javascript'; sc.text=s; document.body.appendChild(sc); }catch(e){} } window.onload=loadps;
    当前位置:首页  特别关注

    消逝的年味里还有不变的牵挂


       春节,是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然而,在2018年春节期间,有媒体对部分民众进行了采访,不少人表示:感觉年味越来越淡了。

       “小时候过年就是穿新衣吃糖,现在就想和家人在一起”

        “我们家过年过得比较“水”,大年三十在家做个饭,吃饭看春晚,然后就over!睡觉!没啦!”郭燕(化名)摊开手笑着说。这个来自山西太原的姑娘,平时在武汉上大学,春节的唯一活动就是跟父母一起回到老家吕梁,看看爷爷奶奶,吃个团圆饭。“小时候还会出去玩,放鞭炮,串亲戚。现在我就只是去爷爷奶奶家,其他的亲戚都不串了,只有爸爸妈妈才去。反正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也无所谓。以前就不喜欢串亲戚,现在也不喜欢,太官方了,也没话说。”

        郭燕自认为是个怀旧的人,有点跟不上现在飞速发展的时代。“我觉得小时候都是好的吧,现在可能因为大了就没意思了。”尽管如此,郭燕还是充分肯定了春节在她心中的地位。“现在长大了,在外地上学,觉得家人越来越重要了。过年就是想跟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在一起就好了,没别的要求。”

    相比之下,向明明(化名)的家族就比较庞大了。“你知道吗?我的二爸、二伯、大伯、舅舅……现在都跟我们住在同一栋楼里,就很热闹。”提起自己的一大家子,他的语气很是兴奋。但在以前,他家的情况并不是这样。在向明明念中学的时候,家还住在农村,没有搬到现在恩施的县城里,亲戚们也都分散在各地,春节都很难相聚。“以前亲戚们有的不住在一起,就算住在一起,工作在不同的地方。大伯家从我上初一的时候就出去了,一直到我高三才回来。”

        可在向明明看来,似乎过去的鞭炮声和村子的住户结构赋予了每个人心中更多的归属感,还是小时候的春节更加有年味一些。“我们那里有一个风俗,看谁团年早。中午十二点就有人开始团年,各家各户就开始放鞭炮,现在鞭炮也不能放了。而且一个村子里的人多,我可以到各家各户玩,不像现在都关着门,很少跟邻居有来往。”

    过去团聚的稀缺让向明明更加珍惜现在的团圆。“我家就是一个小县城,没什么好的景点玩,无非就是吃酒打牌。但爸妈在外打工回家比较早,所以我今年一放寒假就回家了。”说到这里,一直嬉皮笑脸的向明明的的神情突然认真起来,“现在想想,小时候真是没有思想觉悟,就知道穿新衣、吃糖和领压岁钱,现在春节对我的意义是家人团聚。”

    而在江西鄱阳的农村里,春节的活动便显得更为丰富了,要从小年忙活到元宵。王露(化名)说起家乡的春节民俗,就有一种“刹不住车”的感觉:小年吃完饭要端出腌肉祭拜祖先,正月初三之前每天都要在“开门”“关门”时“打爆竹”,大年三十杀鸡后要取出鸡血祭祖,还要在村里标志性地点插香,元宵前会有舞龙队串村表演……“我觉得虽然这些都是一些仪式,但如果没有这些东西,过年回家就没有事情干了,一年到头就是为了回去做这些事的啊。”王露笑着说。

        虽然说起春节活动来滔滔不绝,但她还是觉得家乡的春节没有小时候热闹了。“比如说,以前在元宵节的时候,小孩子有一项‘宵年夜饭’的活动。小孩会在晚上打着灯笼或者打着手电筒到各家各户去,人家就会给小孩一些零食或者零钱。但是现在大家条件都好了,也几乎没有‘宵年夜饭’了。”另外,她也观察到一些年轻人觉得这些习俗太过繁琐,不断简化甚至逐渐省略了。

        “其实做完这些活动也就没什么事情可干了,就算手机不好玩大家也还是会玩手机不说话,所以我回家一段时间后就觉得好无聊啊。”王露无奈地笑了笑。“可话虽这么说,到了过年的时候,我一定要回家。”她肯定地说。

    “以前盼着过年,现在愁着过年”

        刘先生出生在湖南的一个务农家庭,小时候吃了不少苦。因为家里人多,虽然每家每户都喂了牲畜,也种了粮食,但是一年半载都吃不上肉,有的时候根本就吃不饱。“有几年家里经济没有那么紧张,家长给包了个五角钱的红包,那时候把我高兴的啊,把钱放在枕头底下,一直舍不得用。”回忆的时候,刘先生仿佛又回到了孩童时期。

    如今,几乎天天都可以吃上大鱼大肉,他把现在的日子称作“享神仙福”,而对已有的生活水平感到满足了,便失去了对过年的特别感觉。而从孩子到家长的身份转变,给刘先生增添了“花钱”的烦恼。“买年货、备红包,过完一个年下来,好几万没了。不像以前,有啥吃啥,因为大家都一样,没有什么好攀比的,没钱但也过得开心。”

        刘先生觉得,现在春节似乎只不过是一个该过的节日,闹腾几天,大家又各奔东西,要放在以前,大家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完的情。“时间可以倒流的话,我倒还真希望回到小时候,再过一次那时候的年。没有新衣服穿,没有红包,一家人坐在火炉前吃肉喝酒聊天,不用担心有钱没钱,反正自给自足。”刘先生说,“那时候家里人也多,热闹,吃的可能不是很多,但是心里感觉很踏实。”

    “那个时代太苦了,现在儿孙满堂就是我们的年味”

        说起过去,七旬老人苏棋(化名)就叹了口气,对记者说,“我们那一辈日子很苦,比你们父母那一辈(四五十岁),更苦。一年到头也吃过肉,队里过年分点肉吧,要留给孩子们和长辈们,而且分的那些也是根本不够吃的。家里孩子多,就算有点好吃的,不是给爷爷奶奶了,就是给弟弟妹妹了,也跟平时一样。过年的时候能够有两三斤肉,一条鱼,那算是很好的了,哪有什么新衣服,全是补丁。”在六七十年前,作为家中的大孩子,苏棋对于过年,并没有什么盼头,“反正都是苦”。

        谈起现在,老人家便乐开了花,“那个时代太苦了,过年很愁的慌,又不能给家人吃好的穿好的,还是现在好啊,想吃什么有什么,就是肚子装不下。”但说起过年的感觉,他也坦言:“现在买的那个东西啊,都是市场上现成的,没有以前手工的东西好吃。现在社会好啊,都有钱了,什么都可以买到,大家也就懒了,什么就花钱买,但是我们的话,还是坚持自己家里做那个腊肉这些东西,孩子们也喜欢吃。”

        尽管物质生活水平大大提高了,但苏棋有时候也想,要是现在没有电脑手机就好了。“(年轻人)过年都玩那些东西,我们又不会,教我也学不到,根本就聊不到一起。”不过,对于这种情况,老人倒是看得很开。“年轻人玩年轻人的,我们二老就看看电视,帮忙准备点吃的,看到自己的后代们满屋子,也开心,这可能就是我们的年味了。”

    生活水平的提高,工业文明的发展,科学技术的进步,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丰富,如此种种,似乎都解释着各辈各地的人们对“年味淡了”的感叹。但无论如何,我们赋予春节的最大意义——团聚,依旧未改,就像向明明对他心中年味的表述:“虽然现在活动少一些了,也不能放鞭炮了,但是现在亲戚们都搬到一起了,人都在就是好的。”

     编辑:杨玉洁

    建设银行| 法甲| 姚明| 地狱少女| 建设银行| 飞虎2| 华为| 曼城2-3升班马| 生化危机2重制版| 军嫂怒怼张馨予|